科工力量:特朗普高呼制造业回流,你焦虑了吗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晋中文学网

【文/科工力量 柳叶刀】

在疫情的打击下,美国经济萎靡不振,过去三周已经有超过1600万人申请政府救助。在失业问题最严重的密歇根州,申请救济的网站,因为登陆的用户太多,瞬间闪崩。

纽约州州长科莫,为了争取更多的医疗物资,已经和白宫隔空交锋了数回合。在疫情通报会上,他拿起桌上的一只N95口罩,“这太难以置信了,这口罩一点也不复杂,我们竟然还要从中国进口,这不该是我们国家、我们州的公司生产不出来的东西啊”。

面对失业率飙升和医疗资源缺问题,特朗普政府也急了,高呼美国企业赶紧回国,生产物资,稳定就业。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想出了一个办法,企业搬回美国的花费,由政府埋单。 “可以将(他们的)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厂房、设备、知识产权结构、装修等。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所有相关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实际上等于我们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埋单。”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  图自路透社

不仅是库德洛,我们的熟人、反华急先锋卢比奥(Marco Rubio)也跳出来了,为美国制造站台。在新冠疫情刺激下,美国政客在“制造业回流”问题上达成越来越多的共识,从减免税收,到提供搬家费,各种大招纷纷祭出。这种共识不是一蹴而就的,费尽心力推动“再工业化”,美国精英阶层在十年前就意识到了这点。

两任总统力挺制造业回流,用心良苦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开始反思过去的虚拟经济过度发展的弊病,重新认识到制造业的重要性。当时,刚上任不久的奥巴马,在乔治敦大学的演讲中提到:在各行各业中,只有制造业抵抗危机能力最强,既可以保持经济稳定,又能创造就业,重塑美国在高技术领域领导地位必须依靠制造业。

在奥巴马的督促下,一系列重振制造业的政策相继推出,2009年的《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2011年的《先进制造伙伴计划》、2012年的《制造创新国家网络》。这些措施的核心是,减免税收、提供补贴。

除了政策吸引,美国政府还不断制造爱国舆论,吸引美国人支持国货。2012年10月启动“美国制造日活动”,2013年10月又举办了“制造在美国挑战赛”。

奥巴马对美国制造确实用心良苦。讽刺的一幕是,2013年,他在迈阿密港口发表演讲,宣传美国制造的时候,一阵风吹过,贴在奥巴马身后起重机上的国旗被吹走,露出四个字母“ZPMC”,一家中国巨头,上海振华重工。

图自网易财经

特朗普个人虽与奥巴马不和,但在制造业回流政策上,不但继承了前任者,还采取了“胡萝卜加大棒”方式。他提出税改计划,要将企业税从35%削减到15%。这一税法改革,力度之大,过去30年还从未见过。民众抨击其只会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推特治国”的特朗普还多次发布推文,扬言征收一次性进口边境税,威胁菲亚特克莱斯特、福特、通用、宝马、大众、丰田等汽车公司,要它们在美国境内设厂,将生产线从墨西哥、中国搬回美国。

通用的回应,却打脸特朗普。2018年11月26日,该公司宣布,将关五家北美汽车工厂,其中四家在美国境内,而且还要裁员1.47万人。听到此事后,特朗普就炸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我感到不高兴,国家为通用汽车做了很多。我建议他们CEO关闭其他国家工厂,把工厂转移到俄亥俄州”。

曾经的“世界工厂”一去不复返

两任总统力挺美国制造业回流,结果真的能如其所愿吗?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就开始出现空心化,曾经的世界工厂,已经有将近两代人远离制造业,绝大多数年轻人没有听过工厂机器的轰鸣,更没有在流水线待过一秒钟,没有熟练的工人,哪来优质的产品。

在前段时间,火遍网络的福耀玻璃“美国工厂”纪录片中,你会看到,美国高管来“中国工厂”,参观学习玻璃制作流程,需要注意哪些事项。你也会看到,中国师傅在“美国工厂”,手把手的教美国工人如何操作设备仪器。估计观众都有点不适应,这是角色互换游戏吗?

访华后的美国高管很矛盾,既惊叹于中国人的组织能力,又鄙视中国工人为了挣钱,一个人就对着一堆破玻璃,捡一整天。美国工人更是矛盾,“美国梦一去不复返”,是选择工作还是工会。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能够忍受,一年只能回家一趟与亲人团聚。

还记得富士康的美国工厂计划吗?2017年7月,郭台铭承诺在威斯康辛州建工厂,投资100亿美元。特朗普站台支持,“世界第八大奇迹”、“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交易之一”、“这对于美国人和美国制造业来说是伟大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