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比哈尔的生铁胆撞上解放军的金箍棒

  • 时间:
  • 浏览:110
  • 来源:晋中文学网

【文/ 晋中文学网专栏作者 晨枫】

据说,在加勒万河谷被解放军的棍棒和石块打得抱头鼠窜的印军属于精锐的山地师。比哈尔团在印度以军风彪悍著称,还在英属印度时代,比哈尔人就在印度大起义失败后,宁愿被炮裂,也不愿改变效忠。英国人又敬又怕,很长时间里限制比哈尔人从军,直到一战之后才放松限制。这次调上来的比哈尔团第16营据说在克什米尔战线战功赫赫,但在加勒万河谷,比哈尔的生铁胆撞上了解放军的金箍棒,碎了一地。

比哈尔团在印军中地位不低,每年共和国日阅兵的时候都有他们的方队

他们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19世纪,也参加过二战(印度网上发布的部队军史馆照片翻拍,清晰度有限)

解放军的伤亡始终没有透露,据说只有少数轻伤,这是可信的。环球时报胡锡进也说到,中国伤亡很低,不想公布出来刺激印度。不管怎么说,解放军至少肯定没有掉到河里的,否则早已冲到印度一方了,印度不嚷得月亮上都听得到就奇怪了。

但印度方面的伤亡很大。一开始说是3个,其中包括桑托什·巴布上校。第二天又增加了17个,据说一天后再次增加18个,不排除以后还会有伤重不治的。解放军也分批释放了被俘印军人员,据说第一批释放了35个,第二批释放的10人里有一个中校、三个少校,可能还有尉官,那就是很多军官了。死亡的里面可能还有一些军官。必须说,印军这次至少做到军官身先士卒了,这是精锐部队的起码表现。但在更加要紧的战斗组织和作战控制方面,做得非常糟糕。

战斗经过现在只有语焉不详的道听途说。印度军方没有公开,中国军方更是一声不吭。从传说中,只知道印军在暗夜中摸过了实际控制线,试图制造既成事实,把实际控制线向中方推动,但遭到解放军的痛击。在黑暗中棍棒齐舞、石块横飞的6个小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巴布上校掉进了河里;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一个中校、三个少校和更多军官挂掉的挂掉,被俘的被俘,剩下的印度官兵在惊惶和恐怖中逃散,可能有更多的官兵被挤下陡峭的河岸,掉进水并不深但湍急、冰冷的加勒万河里,留下失血的伤员在黑暗、寂静、寒冷的战场上逐渐失去意识,掉进冰河里的也只能无望地在随波逐流中冻死、淹死。

但天总是要亮的。印军最后还是出动了,搜寻失踪的战友,救回受伤的官兵。不知道找到了多少全须全尾但在黑夜里迷了路的,但第二天报道的17个里,估计有一些可能在战斗中或者过后不久就挂了。

三次印巴战争中他们也自然没有缺席

1999年卡吉尔冲突,他们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寒山地取胜

印军北方司令部这两天还发布宣传片,称比哈尔团为“蝙蝠侠”——也不知道有啥典故

但也有不少是头天夜里搜救不及而死去的。在高原上,空气本来就稀薄,血液含氧量低,剧烈运动或者高度亢奋本身就对一些人是危险的,加上不多的失血可以等效为大量失血,大大加剧伤势,不及时抢救就救不过来了。

解放军在高原的卫勤保障之一就是加压氧舱,加上控制战场使得后撤伤员迅速、及时,即使有受伤的,康复条件比留在空气稀薄、寒冷刺骨的夜空之下的印度伤员好上千百倍,轻伤就还是轻伤了。

但印军表现最差劲的是战场纪律。

精锐部队当然要作战技能好,但更重要的是意志坚定、纪律严整、控制紧密,即使在逆境和劣势中不能完成任务,至少要做到败而不溃。这当然是不容易的,但做到不容易做到的,正是精锐部队的本色。

以军最受称道的不是长途奔袭、以少胜多,而是不放弃救回每一个伤员,即使要冒多牺牲人的风险。现总理本杰明·内坦亚胡的哥哥约尼·内坦亚胡在十月战争期间是总参侦察队副队长,戈兰高地以军反攻失利时,受重伤的哈南中校和他的坦克驾驶员被困在叙利亚战线后方,约尼自告奋勇,带了几个人趁夜冒险渗透过去,把哈南和他的战友救了回来,这是他在负责指挥但最终阵亡的恩德培营救人质作战前最出名的战绩。

二战苏军也在初期的溃败之后,稳住阵脚,在莫斯科死守不退,然后在斯大林格勒打成史诗级的恶战,最后反攻成功。

就以常被人们看不起的美军来说,二战中第101师死守巴斯通,坚守到巴顿的援兵到达;朝鲜战争中陆一师在长津湖后依然败而不溃,最后逃出包围圈;越南战争中骑一师在德浪河谷与越军死磕到后者放弃进攻。

印军在1962年的自卫反击战表现很不堪,但在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中大有起色,这给印军以很大的鼓舞,但这次加勒万河谷战斗凸显了印军的老问题,缺乏困境下的韧性,更缺乏基本的战场控制。指挥官一挂掉,战斗一边倒了,马上就溃不成军了,丢下伤员就跑,这是很没有精锐部队的样子的。